教育改革
  省教育廳分管招生的副廳長唐小我:
  這些都還沒有具體操作方案。教育部剛召集各省開了會,關於減少高考科目,會上也只談了改革方向,未涉及具體改革內容,也沒有規定時間表
  國家考指委專家組成員司徒渝:
  在此前多次征求意見中,“2020年高考改革的總框架”中對減少高考科目也只提了方向,未列出具體方法。到底如何減?只有各地結合實際來操作
  高考科目怎麼減少?首先可能從哪些科目開刀?《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激發了民間關於高考改革的熱議。
  昨日,記者採訪了省教育廳分管招生的副廳長唐小我及國家考指委專家組成員,據他們透露,目前有關“全國統考減少科目”這一改革,教育部尚未給出具體方案,也沒有對此給出時間表。
  而在成都高中學校內,關於減少高考科目的設想已有多個版本。
  官方方案
  哪些科目會剔出高考
  尚未有具體實施方案
  在此次《決定》中提到的有關推進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部分,大多都是對三年前頒佈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所確定的高考改革思路的進一步重申,但“全國統考減少科目、不分文理科”這點卻是此前《綱要》中沒有的。為此,在《決定》公佈後,社會各界對高考的討論也聚焦到了這兩點上。
  減少高考科目將如何實施?哪些科目會被剔出高考?
  “這些都還沒有具體操作方案。”據省教育廳分管招生的副廳長唐小我介紹,為了落實《決定》,教育部剛召集各省開了會,關於減少高考科目,“會上也只談了改革方向”,未涉及具體改革內容,也沒有規定時間表。
  國家考指委專家組成員司徒渝也表示,在此前多次征求意見中,“2020年高考改革的總框架”中對減少高考科目也只提了方向,未列出具體方法。到底如何減?“只有各地結合實際來操作”。
  民間設想
  語、數減不得是共識
  官方雖未出台具體方案,但有關如何減少高考科目,成都的老師、校長們卻給出了多個版本的設想。
  設想一
  語、數必考 其他科目採取學分制
  數學、語文作為核心學科,不應發生變化,其他學科“都可以實行學分制,或考級制。”七中嘉祥學校的副校長張文川認為,高考減少科目,“數學最減不得”。數學作為重要的通識教育學科,是最不可能,也最不應該“滾出高考界”的。語文則具有跟數學同等的地位。而除通識教育學科外,其他學科則都可以作為高考“減少科目”的“試點”。
  以英語為例,張校長認為,在英語學科上實行社會化考試或考級,其實十分可行。英文不是通識教育範疇,而是工具學科。將工具通過考級來進行考核,並通過高校對級別的要求來報考相應高校,不僅沒有削弱英語等工具學科,反而可能是種強化。
  在張文川看來,文理六科,也都可以使用類似的考核方式,或是借鑒國外的方式,使用學分制,“只是這會是個長期探索的過程”。
  設想二
  核心學科外 學生自選考試科目
  “可以適當減少一些考試科目”,華西中學校長胡齊鳴認為,“減少科目”的高考形式,可以借鑒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即學生自選考試科目。
  胡齊鳴稱,近些年來,我國雖然也一直在鼓勵和實施分省命題,但大多模式仍是“3+X”,“X”往往包含了三個或三個以上學科,這對學生來講負擔還是過重。歐美國家在中學階段,會規定學習的核心學科,將其作為高考的必考科。除核心學科,學生們則可以憑自身的水平、能力以及興趣再至少選擇一個或若干個其他學科參與考核。
  至於核心學科,胡校長認為,語文、數學毋庸置疑。他介紹稱,歐美國家,除語數之外,核心學科還包括一門“科學”學科。“文理六科沒有孰重孰輕之分”,在胡校長看來,文理六科各具專業性,不適合統一裁剪任何科目,應該讓學生自選興趣科目專攻。
  設想三
  語文+數學+大綜合+專攻學科
  四川省中學特級教師、樹德中學歷史老師郭子其認為,“減少科目”,不應裁減掉某一學科,而是學科重組後而產生的科目減少。在他看來,可能性較大的一種方案是:語數兩科,加上文理六科降低難度後的大綜合科目,再加上學生自選的一門專攻學科。
  “這次的改革方向很符合人才的成長規律和發展需要”,郭子其認為,學生既要減輕負擔,同時也要全面發展。因而大綜合的設置很有必要。當然,6科綜合後,各科難度必須降低,這樣就普及了學生知識的全面性。與此同時,為了突出重點,除了語數兩門重要學科外,學生需有一門專攻學科,讓每個學生有針對性地發展。
  另有觀點
  只在形式上糾結
  難破應試教育困局
  在成都高中老師、校長們熱烈探討各種減少高考科目方案的同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卻認為,只是在考試科目、考試形式上做改革調整,將很難打破當前的應試教育體系,緩解社會的考試焦慮。公眾關註的焦點應集中在《決定》中提及的“探索招生和考試相對分離、學生考試多次選擇、學校依法自主招生”等改革上。
  熊丙奇表示,我國過去20年的高考改革,一直在高考科目上做文章,從7門到6門,再到3+X,可應試教育的局面未有改觀,再單純談減少科目,很難讓高考改革起到效果,公眾和教育部門需關註的是高考的系統化改革。
  他認為,目前高校在錄取時還是按單一的分數從高低結合志願投檔錄取。這種唯分數的錄取方式,必然導致應試教育。而高考改革的必由之路就是實行“考試、招生相對分離”,簡單地說,就是中學自主教學、考試社會組織、大學自主招生。
  按照這種招考模式,中學才能擺脫考試指揮棒,自主設置課程,不考慮分不分文理科,也不用考慮哪些科目高考考或不考,就實行學分制教學,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未來學業規劃選擇適合自己的課程以及課程難度,喜歡文科的多選文科課程,喜歡理科的學生多選理科,在學生升學時,用統一測試的成績、中學學科學習成績申請大學,大學結合這兩項成績以及面試考察錄取學生。成都商報記者 王垚 汪玲  (原標題:全國統考減少科目 尚無方案和時間表)
創作者介紹

2003

qa60qafk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